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高考改革自英语科目始,并不令人意外。从舆论来讲,英语科目的存废之争早就出现多年,目前的改革可能只是落下的“第一只靴子”;另一方面,英语作为一种外来语言,很多人对其的好感也不及其他科目。以此而言,高考改革英语先行,并不显得突兀。

    自1998年至今,清华大学连续组建16届研究生支教团,向西藏、青海、甘肃、山西、陕西、河南、湖北等省区的贫困县、乡输送了218名支教志愿者。帮助青海湟中一中建立起了图书室。连续多年努力争取校友资源,为专项奖助学金募捐,现已资助150余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在西藏职业技术学院支教的同学开办了大学生文化艺术节、辩论大赛、科技创新大赛和摄影大赛。在青海湟中一中支教的志愿者长年担任“小蜜蜂文学社”和“凤凰书画社”的指导教师。2010年,第十一届支教团为西藏萨嘎县等5个国家级贫困县募集20吨冬衣。2011年,第十二届支教团组织发起多项支持西部教育发展、关爱农民工子女的公益项目,通过申请企业公益项目基金、联络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为西部3所小学组织捐赠了价值5万元的多媒体设备、体育器材及图书。2013年,由清华支教团成员担任教师的甘肃武威六中有1人考入清华大学,湟中一中有2人考入清华大学、1人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当地学生都要成为和志愿者老师一样的人,去外面看看,改变自己、进而改变家乡。

    突破“一考定终身”:不分文理科,英语“一年两考”

    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特别希望,“在经济新常态下能坚持教育优先发展”。他认为,增大教育投入是解决问题的基础性条件,GDP的总量还是在逐年升高,就要坚持住4%。4%并不是个很高的标准,现在发展中国家如巴西、印度等都比中国高,韩国达到7%。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出台,高考改革被纳入“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重要内容,“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等多项具体化的高考改革措施明确被提出。高考改革方案出台已箭在弦上。

    国际奥委会中国事务首席顾问李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过,现在的成就源于在清华时养成的好习惯。

    此外,从人性化管理的角度出发,对因不符合报名条件被取消高考报名资格的学生,如果愿意回原籍参加高考的,当地教育招生考试部门应当协调相关省区市解决报名问题,为他们回原籍参加高考提供帮助。

    从考试变化分析,上述23个省份均在改革方案中明确将推行“3+3”模式,除语数外之外,3门选考科目中,“6选3”模式成主流,即从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个科目中自主选择3科作为考试科目。

    北大师生对“燕京学堂”计划的积极建言,让社会看到了师生对学校重大办学决策的参与、表达意识,是推进学校建立民主决策机制、实行民主管理的重要力量。因此,其价值和意义,不仅体现在“燕京学堂”计划被调整,而在于重建学校的管理、决策模式。在此基础上,师生才能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教育和学术权利。

    “让自己的爷爷奶奶‘死亡’,让自己的爸爸妈妈‘生病’,甚至让自己住进了医院等等,这一直是孩子作文中经常出现的一个现象。”市区一所实验小学教语文的陈老师说,几天前,班级家庭作业作文的题目是以感恩为主题,不少孩子写的是感恩母亲,但是在举例的时候,很多孩子举的例子都是,在自己生病住院的时候,妈妈是如何无微不至地照料自己,由此让自己感受到妈妈的爱,所以自己要感恩妈妈。她说,说实话,尽管生活中有很多妈妈无微不至照料孩子的例子,但是孩子由于没有发现生活的眼睛,只能举生病的例子。对于老师来说,对学生作文的教学任重道远。陈老师说,平时,她也经常建议孩子多阅读,多用发现的眼睛去感受生活,在写作的时候也就不会无从下手了,也不会仅仅去让爷爷奶奶“去世”,爸爸妈妈“生病”了。

    “我就是个坏学生……我恨老师,更恨学校、恨国家、恨社会……我要发泄,我要复仇,我要杀老师。” “我的人生毁在了老师手上。” “我已经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活着像一个死人,世界是黑暗的,我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细胞’。不光是老师,父母也不尊重我,同学也是,他们歧视我……我也不会去尊重他们,我的心灵渐渐扭曲。我采用了这种最极(端)的方法。我不会后悔,自从这个想法一出,我就知道了我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一条通向死亡的道路,我希望我用这种方式可以唤醒人们对学生的态度,认识社会,认识国家,认识到老师的混蛋,让教育事业可以改变。”

    这被舆论解读为建立了多元评价体系,扩大了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是高考改革的积极尝试。但其实,根据具体的招生录取规则分析,这种在集中录取框架内的“三位一体”改革尝试,价值十分有限,首先,考生要获得试点校的“三位一体”招生资格,必须事先参加该校的面试,否则,就失去机会,这种操作办法,可以推广到其他高校吗?如果全国高校都采取这种方式,每个学生在高考前要赶多少学校的面试场子?其次,“三位一体”试点高校被安排在提前批招生,这意味着,考生只能把这所学校填报在提前批第一志愿方可获得资格,这其实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而高校在录取时,只能对投档进来的学生,按照高考分数、面试成绩和高中平时成绩重新计算综合分排序录取,这种操作方式,与艺术类、体育类考生的招生,按照文化课和专业课的总分录取录取,并无本质差别。“三位一体”的“改革”,表面上看,高考分数只占50%或60%的权重,摆脱了唯分数论,但在提前批投档时,考生的高考分数必须达到投档条件,只有投档进高校,高校才可能“三位一体”,这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大学具有充分的自主权。

    检测与反馈环节是衡量课堂达标情况的“镜子”与“回音壁”,不可或缺,也不可仓促了事,更不宜推至课外。

    降40分录取 考生高考投档成绩须达到我校在当地同科类模拟投档线分数下40分以内,且同时达到当地本科一批控制分数以上

    当然,要将发自内心的价值认同在每一位毕业生的血液里流淌,成为描摹人生轨迹的标尺,需要将校训落细落小落实。奉校训为圭臬,从一点一滴做起、从一言一行开始,无论置身校园还是离开学堂,崇德向善、明德惟馨,让校训精神烛照一生,既是对校训精神的生动诠释,又何尝不是对核心价值观的有力践行?而从小学、中学再到大学,如果每一所学校都能握好接力棒,将价值观引导有效贯穿于求学全过程,青少年就能沿着成长的阶梯健康向上。

    对学生尽职尽责,而对我的教育方面却做得很少,有时把教学上不顺心的事也发泄在我身上,我也成了教师职业的出气筒!辛辛苦苦当了几十年教师,就是挣下几十张荣誉证书,老师的社会地位嘴上说得好听,“工程师”没钱,“光辉职业”没权。实质上很多人根本瞧不起老师的。我不报师院就是将来我的后代也不报!A生情绪激动地说。

    我很赞成早期教育,但我坚决反对早期训练,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训练的结果得到的是一种相同的大脑,相同的思维模式;而教育本身应该培养不同的大脑,让每个孩子都个性鲜明,其实达到这样的目的很容易,就是在幼儿园甚至在小学低年级,让他们充分去玩,让他们充分去做各种游戏。

    现象 领军人物中没有高考第一名?

    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教师呢?不是所有的师范院校的毕业生都适合成为教师,也不是只有师范院校的毕业生才能成为教师。在我看来,教育学理论固然重要,但仅仅懂得了教育学理论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够教好书,成为一个好教师。在所有可能影响一个教师是否优秀的因素中,爱孩子应当是首要的一条。一个人如果不喜欢孩子,看见孩子就嫌烦,他(她)怎么可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呢?很可能孩子还会成为他(她)的出气筒和发泄对象。只有爱孩子的人才会喜欢教书,只有喜欢教书,才会想方设法整天琢磨怎样才能使孩子喜欢学习,帮助他(她)们成长进步,也才能体会到作为教师的成就和快乐。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教育都是应试教育。尽管素质教育推行了很多年,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可是在孩子们的学习生活中,应试教育依然占据着很大的比重。而应试教育的实质就是择优教育,以分数为主要评判依据。而分数有高低之分,这就很难避免孩子受到挫折。

    当然,不合格教师退出之后,不能简单地推向社会,应该通过培训转岗、离职,尽可能降低改革的风险。对转岗教师而言,离开不适合的岗位,换一种人生,也未必是坏事,还有可能是新机遇。总之,队伍流动起来,这个队伍才有生机和活力。

    以我之见,这二十多年来几乎所有专家们的理论其实也并没有为教育理论增加什么新东西,就语文教育而言,反而把问题越搞越糊涂,离真理更远。什么成功教育,什么尝试教育,什么优化教育,什么红色教育绿色教育,什么什么教育。教育论文铺天盖地,而且都把它说成是符合科学的先进的教学理论。有多少篇是有用的!他们不过在制造一批一批文化垃圾、教育垃圾罢了。朝令夕改,美其名曰与时俱进。老教育家吕型伟说,这叫教育的“多动症”。

    今年,凡是符合报考条件并要求升学的考生必须上网填报志愿。招生计划和录取手续挂钩、学籍和录取手续挂钩,严格控制录取后“二次流动”。

    那么到底什么书适合儿童阅读呢?文章谈了许多高论,却没有举出多少正面的例子,最后只提到了“据我所知,北大中文系曹文轩先生的作品就深受孩子们的喜爱。可惜这样有情怀高水平的作家实在是太少了。”

  上海推行“零起点”教学,语文课本大幅“瘦身”,古诗仅剩一首——

    今年“春晚”的前面有个短片《“春晚”是什么》,片中各界人士围绕这个话题各抒己见,最后屏幕文字显示:“春晚是想你的365天”。民间确实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说法,但这个“年”是公历年,与“春晚”没有关系。“除夕”“春晚”是农历年的特定日期。农历是中国传统历法,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农历分平年和闰年。平年十二个月;闰年多一个月,共十三个月。月分为大月和小月, 大月三十天,小月二十九天。平年全年354~355天,闰年全年383~384天。无论何时,“春晚”与“春晚”之间,都不可能是“365天”!今年是马年,有个闰九月,到明年羊年的春晚是384天。《“春晚”是什么》短片显然把公历年和农历年弄混了。

    关于穷养会让孩子失去物质抵抗力,我想可能妈妈们最担心的就是:等女儿成年了, 很轻易就被一个男人一杯有情调的咖啡吸引了,或者,由于对物质的贪求,而丧失自己。这对于女孩子来说,是很可怕的。

    这些朋友就说:“万一她去工作后不再想回学校读书了,那不就不好了吗?” 我说:“如果是那样,那就更说明大学毕业后先工作是对的!否则,他们会浪费那么多青春在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上!”

    送春 朱弁

    不要以为你的孩子现在喜欢画画、喜欢弹钢琴,他今后就一定是个艺术家,可能他今后从事的工作和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有无限可能性。看一个孩子成绩不行就开始下结论,说这孩子今后是擦皮鞋的或者将来没有出息,哪有这样的教育呢?

    另据报道,北京房山区某中学初二年级学生小磊的同班同学小旭、小宇等4人经常要求他替他们写家庭作业。如果不顺从,4人就会对他进行威胁和殴打。小磊的父母称,事发后,小磊经常被噩梦惊醒、白天少言寡语,并且不愿意到学校上学。这同样是学生的隐秘“地下世界”,但显然,如果我们教育者连作业笔迹的雷同都发现不了,这种懈怠同样让人惊讶。但在学业成就为导向的教育中,有许多孩子已经跟不上学习速度,成为无法为这种竞技教育增加光彩的“差生”。在很多人内心,他们是应该被忽视和抛弃的人,自然无暇顾及他们的“地下世界”的“纠纷”。

    去年在南开中学,校方特意介绍了一个他们的校友,中科院数学所的院士,他没上过大学。

    由于《意见》中表示,从2017年开始全国都将开始高考综合改革,即在高考中实施语文、数学、外语3门学科全国统考,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门学科任选3科的考试成绩。因此不少教育领域的从业者以及专家都认为,今后高中很可能将采用“走班制”进行教学。

    首先,中国学生从小学开始整天忙于各种考试、竞赛、课外辅导班,应试的压力使得学生没有时间发现、培养和发展自己的真正兴趣,这加剧了学生个人兴趣、能力与专业契合的不确定性。

    无论是生源危机、抑或是掐尖危机,吸引生源“放大招”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不能抢着抢着,连程序正义也不要了,更不能僭越公序良俗的边界。高校招生,从宣传到“抢人”,何妨优雅从容一些——在形式上多些创新创意,在内容上展现365天的实力,功夫下在平日,总好过以短暂的利欲刺激来“跑马圈地”。

    语文的能量,比想象中要大得多。古代只有一门课,即语文课,那是一门人生课,一门教孩子“做人”的课,把“人”做对、做好、做美,提升做人的成绩。它里面盛放的,是人的故事,是自然与伦理,是情感美学和理想人格。

    新法甫立,很难完善。比如虽然没了统一加分,但随着自主招生的普遍展开,那些习惯了大一统、办学大同小异的高校们,在还没弄清楚如何招收到适合本校的生源之前,要在统一高考后极有限的时段里完成招生,最容易的做法多半仍是只看分数、看证书。比如“全国一张卷”后,在基础教育质量远未实现地区均衡的现实中,也可能会产生新的不公平。

    凤凰网:在一些大城市,出国留学低龄化也是越来越流行,初中就送出国读书。您怎么看这种现象?觉得孩子多大年龄出国读书比较合适?

    “我们将进一步检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更加用心地编好教材。”

    主持人:人才在成长阶段,可能培养的着力点是不同的,那么高校对于人才的培养最重要的是培养哪一个方面?

    推进落实高校体育工作基本标准,健全学生体质健康监测、学校体育工作评估和年度报告制度。研究制订学校体育风险管理办法。研究学校体育场地开放及与社会场地、设施的共享机制和新型安全保险制度。推进国防教育。研究制订深化学生军事训练改革意见,修订完善普通高等学校军事课教学大纲。

    当今的艺术仿佛在兴致勃勃地享受一场技术的盛宴。戏曲舞台上眼花缭乱的灯光照射,3D电影院里上下左右晃动的座椅,魔术师利用各种光学仪器制造观众的视觉误差,摄影师借助计算机将一张平庸的面容修饰得貌若天仙……总之,从声光电的全面介入到各种闻所未闻的机械设备,技术的发展速度令人吃惊。然而,有多少人思考过这个问题:技术到底赋予了艺术什么?关于世界,关于历史,关于神秘莫测的人心——技术增添了哪些发现?在许多贪大求奢的文化工程、文艺演出中,我们不难看到技术崇拜正在形成。

    研讨会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回忆,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经过十年浩劫后,有一股很强的学科建设动力,许多上中文系的学生全都是想当作家的,那时的中文系里也的确培养出了大量的作家。所以,当时的大学文学教育需要敲着脑袋说我们不是培养作家的。但而今,这样的观点也在逐渐的受到质疑。

    这个环节是在课外(自习课)进行的,主要形式是让学生联系实际进行习题巩固训练,有时还有写随笔、小制作之类,主要目的是让学生更好的实现从“懂”到“会”,从“会”到“用”,它是学生完成学习任务的最后环节。

  

    当然,从考生和家长角度来说,花钱移民,搏的是自己的未来,是人生的前程,这样做也许可以理解,似乎无可厚非。但却破坏了招生秩序,危害着高考公平。对流出地考生来说,同样的成绩,移民了能上大学甚至读好大学,没有移民就上不了大学。对流入地考生来说,抢占了他们的招生名额,加剧了高考竞争,无形中分去了不少升学希望。

    这在每个学段的比例应当是不太一样的。过去小学阶段古诗文很少,按照课标要求,修订时应当适当增加。低年级也可以有些古诗,但要求不能太高,也就是接触一点,读读背背,似懂非懂不要紧,感受一点汉语之美,有兴趣就好,并不把文言文阅读能力作为教学目标。小学部分课标建议一到六年级背诵古诗75篇,可以部分编到教材中,也可以要求课外背诵。古诗文平均每学期也就六、七篇,分量并不重。到初中,开始学习文言文,并逐步增加比重。课标提出初中背诵古诗文60篇,平均每学期也就10篇左右。不一定全都要编到课文中,也可以作为课外背诵。就课文的篇数安排而言,大约初中的古诗文占到五分之一左右,比如一学期30课,古诗文就是6课左右,可以一年级5课,二年级6课,三年级7课,按年级逐级递增。如果每册5-6个单元,那么每单元大概也就安排一课。高中的比重可以更大一些,占到四分之一甚至更多。我认为这样大致就可以了,中小学语文教科书主体还是现代文,文言文不宜再层层增加。

    最容易受这个紧箍咒的科幻文学,好作品格外稀缺。

    随着高考成绩整体分差缩小,这种情况越发明显。不少重点中学都有相当一批学生具备考最高分的实力,最终谁能考最高分连熟悉他们的班主任都说不准。比如今年清华在某些重点中学的统招批次录取中,最高分与最低分不过相差十几分。

    屏蔽此推广内容其实,早报评论员也有亲友的孩子,于去年进入高中学习,将成为改革的“第一批吃螃蟹者”;也就是在几个月之后,他们将参加地理、信息技术等科目的学业水平合格性考试。如果孩子们乃至家长、老师对于改革有那么一点“焦虑”,这可以理解,毕竟大家对之前的游戏规则已经驾轻就熟了。

 

德州市人事局

2019年04月25日 13:27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schedule
  • 单片机工作原理
  • proceeded
  • provence是什么思
  • 八年级上册历史试卷
  • 大学英语作文网
  • station是什么思
  • sci论文发表
  • 春雨的色彩教学设计

  • 八一建军节慰问

  • 安徽人才网最新招聘信息

  • 报任安书教案

  • 大树和我们的生活

  • 不一样灿烂生

  • 沉香救母ppt

  • 曹冲称象教学反思

  • 大学学生会宣传部面试

  • 白俄罗斯小姐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www.ajjys.com 安吉研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