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首先,第一代语文名师特别强调“双基教学”,重视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和智力的开发,凸现学生的主体地位,注重启发式教学,致力于学生自学能力的培养。我们知道,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凯洛夫为代表的教学理论赢得了“独尊”地位,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课堂教学。当时,人们信奉的是“教师中心”“教材中心”与“课堂中心”。在以凯氏为代表的苏联教育理论、教学理论的覆盖下,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过程几乎成为教师讲授与独白的过程,学生只是课堂上沉默而被动的聆听者、记诵者、接受者。应当说,第一代语文名师是这一段历史的见证者、体验者。改革开放之后,欧美教育理论大量涌入中国。如何切实提高课堂教学的效率与质量呢?由“教师中心”到“学生中心”、由“重教”到“重学”、由“重知识”到“重能力”“重智力”、由“接受和理解”到“建构和发现”、由“偏重课内”到“兼重课内外”成为当时最主流的理论话语。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表现,却不让人满意。相当数量的“先富起来”的人,并非“仓廪实而知礼节”,竟然是“饱暖思淫欲”,包二奶、超生、赌博、联手黑社会。

    语文课程的“工具性”,主要体现在语文能力的培养,体现在重视识字、写字、阅读、写作、口语交际、思维能力的训练。“人文性”主要体现在对学生的人格、个性、精神世界的关怀,着眼于培养学生积极健康的情感态度、正确的价值观、高尚的审美趣味等等。如果上面的理解大体正确的话,那么必然导出这样的结论:“工具性”才是语文课程之所以有别于其他课程的本质属性,而“人文性”则不为语文课程所独有。新课标明确了语文学科的“两性”,比原先仅仅定位于“工具性”显然大大进了一步。但我们不能因此无限扩大语言“人文性”而漠视其“工具性”。因为,说到底,语文的人文性体现离不开语言这个载体。因此,二者在呈现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时,是“统一”的,如同刀和刃的关系,相互依存的,不可剥离。也就是说,语文课程的工具性是人文观照下的工具性,语文课程的人文性与工具性相统一的人文性。过去语文教学中那种肢解课文、烦琐分析、刻板操练的教法,既扼杀了人文性,也扭曲了工具性。同样,如今某些语文课上那种架空文本和语言,脱离学生的读、写、听、说实践,凭空追求的所谓“人文性”,也不是语文课程所需要的人文性。因此,我们认为既要重视人文性,又要重视工具性。

    建议1.一年级下册第31课《地球爷爷的手》,把地球引力比喻为爷爷的手,会限制孩子的想象力。

    教育者:

    三是在高中阶段明确提出特色办学,鼓励高中特色发展,凸显了高中多样化发展要求。

    南方周末:您心目中的南科大学生素质是什么样的?

    一是任何一种语言的学习都以语言实践为决定性因素,语法则是一种辅助手段,尤其是母语学习,从来就没有也不会首先学语法的。

    遗憾的是,现行的高考制度改革,无论是改革试点还是自主招生,都呈现出明显的“金喇叭思维”,自主招生多青睐特长生,从省级重点中学中选拔,因为高考改革措施的制定者多生活在大城市,所以高考改革的城市取向才非常突出。

    虞烈 西安交通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记者又准备了几个关于写作和阅读的问题,去东北大学随机采访了几位大学生,想听听这些已经通过高考的学子对于考试作文的反思。对于是否喜欢写作的问题,学生们大多反映,虽然念了十多年的书,但对写作文仍心有恐惧甚至厌倦,如果不是被迫,一般不会主动写东西。对于是否喜欢阅读,大多学生表示喜欢,但被问及阅读书籍时,则多表示喜欢通俗读物,而且表示因为学理工的原因,现在不会再被逼着写应试类的作文了,感觉像放下了一个包袱。

    不过,且慢为北大叫屈。国有国情,如今的北大清华,和昔年全然不同,和西方依赖基金会生存发展的私立高校亦有不同。北大清华,是国家资源扶持的重点中的重点。那么,得到国家精心照拂、拨大笔财政的高校,自然不能如自筹资金的学校那么潇洒。国民有理由追问公共教育范畴的任何决策是否合理,这也包括北大自主招生新招,是否能让公众放心。

    沧桑浮沉忆浮生,吾辈发奋应向前。岁月如潮歌似梦,百年弹指一挥间。

    一个农民,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了保护滇池,他不惜牺牲全家的利益,更不惜付出骨髓身残的代价,这精神何等宝贵!

    眼睛是孬种,手是好汉

    采访中,一位初中校长直言,“领导负的责任大,压力大,总不可能拿得比普通老师少吧,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他认为,如果不当班主任,也没有任何职务,普通老师将在此次改革中确实将“降薪”。

    有一次俞敏洪在家做了一个试验,家里不准看电视和玩电脑,要求爱人和女儿一起跟他看书。一开始,儿子一个人在边上玩,最后玩着玩着发现自己一个人特没劲儿,便也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装模作样地看起来,尽管儿子当时还不识字,看不懂。“这就叫环境氛围。”俞敏洪说。

    44个汉字“整形”遭网友调侃

    这一段话就是:“看到西方创造了比日本好得多的文明状况,就把西方的一切都看作是好的,竭力效仿,而把日本的传统一概抛却,不加辨别,实在是‘东施效颦’。现在我们正处于混杂纷乱之中,必须把东方和西方的事物仔细比较一下,信其可信,疑其可疑,取其可取,舍其可舍。虽然疑信取舍得宜并非易事,而我辈学者责无旁贷,不可不以此自勉。我们认为空想不如致学,更须多读报刊,多想事物,平心静气,放开眼界,求真理所在,自然会知何者应信,何者应疑。昨日所信,今日可能生疑;今日所疑,明日也许消释。一般学者不可不奋勉。”福泽谕吉的话,今天对我们仍然富有启发意义。

    北京市八一中学科技中心主任朱凯告诉中新社记者,确实,在科技创新、发明创造上,那些平日里只知道埋头苦学的孩子,在创造性思维上并不比那些有思想、爱动脑筋、但学习成绩不怎么优秀的孩子强,这些“较笨”的孩子很专注,经常会产生些怪念头,让辅导老师都很惊讶。

    语文教改可以说已经进行了30年,从上世纪80年代初把搞得像政治课的语文教学恢复到正常状态,到90年代后,开拓语文教材领域、改变全国统考局面都成为语文教改中的重大突破。新世纪后,语文教改新课程则提出了培养学生“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三个维度为目标的“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的愿景。新课改更强调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教学理念的更新、学生的自主性发展等。沈阳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杨利景老师介绍说,语文新教改的宏观目标是由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化,但在怎么转化的具体实践中,并没有一个可遵循的具体实施方法和步骤,也没有一定之规。因此,在语文教改推行的过程中,各地区各学校存在着极度的不平衡,许多方法和试验都是在摸索阶段,亟待从理论上进行升华。杨老师认为,始于世纪之交的语文新课改,主要由两个因素予以有力推动,其一是教材,其二是考试。从语文教材看,打破了原来全国统一教材的格局,各地区、甚至同一城市的不同学校都可以选择不同的语文教材,而语文教材的多样化可以吸收融会几十年来语文教育研究发展的最新成果,把这些新成果有机地融于语文教学体系。从考试来看,从全国一张高考卷变成各省自主命题,考卷的命题形式变得丰富多样,通过考卷的命题形式的变化深刻地影响日常的教学实践。一线教师因为升学压力,会研究考卷命题,并最终回馈到课堂教学中。多年参加高考语文试卷阅卷工作的杨利景老师说,近年考卷中出现了大量的探究题,这些题目并没有标准答案,而是要求学生从个人角度谈出道理即可得分,这些题目就是考查学生的综合素质、自主解读问题能力、是否形成自身的观点等,这就是语文新教改在潜移默化中的作用。语文教学,改变一直在进行中。

    絮叨:看到《熟悉》,头脑中还真一下子找不到自己认为值得“熟悉”的人或事。这样的一个形容词太吊人胃口了,不知道从何下手。

    高分低能、缺乏主动性、缺乏创新精神,甚至道德缺失、信仰缺失等是对高中生的常用描述。如果这些现象确实不同程度地存在,那么原因何在?除了广泛的社会原因之外,就学校内部而言,扭曲的师生关系是最重要的原因。现在学校考虑更多的是学校的名声与学校的发展,有多少人更多地考虑学生的利益?教师考虑更多的是自己的业绩(表现为学生的分数),有多少人可以从容地将学生三年的进步与终身的发展统一起来?

    长期以来,我们的文化中有一种扭曲的“文以载道”、“文以载政”的传统,为了说教的需要,就主题先行,人为地编造历史和故事。甚至认为这种作伪在对孩子的教育上是天经地义的。另外,对于所谓的权威,中国人几乎从来不敢说不。似乎进了教材的就是不容置疑的经典,从而对那些道貌岸然的“伪文章”全盘接收。

    诚如那位负责人所说,有很多制定人才评价政策的干部连“核心期刊”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就开始折腾了,认为只有在“核心期刊”发了论文,才能算有水平。那么,“核心期刊”的真正含义到底是什么,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能否成为考核门槛?

    周:我曾经握过铁人的沙耙,荒原深处的他们,把中国贫油的帽子甩进太平洋;

    朱清时:我就做一件事,把学校恢复到它的本原状态,单纯追求学术作用,学术作用在学校有最高发言权,其他人都是为他们服务的。我来主持南方科技大学就是这个想法。

    “后来因为种种现实的原因,这一改革没能够推行下去。”谢小庆表示。

    钱学森曾说,他的创新精神,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在美国的大学教育,敢于挑战权威,鼓励提出与众不同的创见,更有浓厚的学术氛围与竞争气氛。难道在建国60年之后,还要仰仗西方教育来培养中国的顶尖创新人才和领军人物吗?

    我们在通过对课文“精讲”、“导读”的同时,还要注重学生的自主阅读,通过引导、帮助、指导学生,运用所学知识,已有的阅读理解能力、鉴赏赏析能力,对一些课文进行独立的阅读和钻研,体会和感悟,从而达到举一隅而反三的效果。在处理小说单元时,大胆放手让学生自主阅读,还学生一片自由的天地,凡是学生可以做到的事情,教师不做更多的讲解与导读,但要适当的点拨。如,导读了《宝玉挨打》后,便让学生自主阅读《失街亭》。学生能主动去自学,搜集资料,大胆质疑,共同研讨以至较为顺利地完成自学任务。从而扩宽视野,提高情趣,学生会更注重阅读所得,积累一些宝贵的阅读经验,为提高自己的阅读能力打下坚实的基础。因此,要求学生除了阅读课内的泛读文章之外,还要鼓励学生多读贴近生活、时代感强的文章,同时教师要适当设计激励性的措施,促使同学们真正从自主阅读中获取更多的知识。比如,交流阅读笔记,缩写故事,改编故事,成语接龙等,激励他们的求知欲和阅读的积极性。

    那么我们两国之间的这种关系给我们带来了积极的变化,这并不是偶然的,中国使得亿万人民脱贫,而这种成就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而中国在全球问题中也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也目睹了我们经济的成长。中国有句古言,温故而知新。当然,我们过去30年中也遇到了挫折和挑战,我们的关系并不是没有困难的,没有分歧的。但是我们必须一定是对手这种想法不应该是一成不变的。由于我们两国的合作,美中两国都变得更加繁荣、更加安全。我们基于相互的利益、相互的尊重就能有成就。

    ①少数民族自治县的少数民族考生增加10分;

    评奖部门不想得罪报奖者和报奖单位;鉴定专家出于交情,只是走个过场;学校方面则为了维护所谓的声誉和排名,对造假现象消极处理。如此的学术生态令人担忧。学术研究成果是一个国家创新力的重要标志,“学而无术”对一个民族的前途都会有直接影响,端正高校的学术之风,让术业有专攻,德才能兼备,科研活动长远健康的发展,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有一种胜利,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

    如今教育存在的问题,与经济改革之初面临的情况一样,企业的产供销、人财物都掌握在政府部门手里,企业是行政的附属物。理由就是要保证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与关系全局的国家重点项目的需要。实践的结果是宏观经济比例失调、微观经济效率低下。改革就从对内搞活,扩大企业自主权;对外开放,引进海外资金起步。

    有了真情实感,不等于就有了好文章,如何巧妙的谋篇布局,如何灵活的运用语文学科知识中的方法,则是检验文章是不是写得有章法,是不是好文章的一把尺子。此文从作者考察工作写起,插叙了胡耀邦同志在同一地区考察的回忆,既是文章的主体,也是撰主工作经历中的一个重要侧面。文中写到:“第二天清晨,耀邦同志带着我和中央办公厅几位同事从安顺出发,乘坐面包车,沿着曲折的山路在黔、滇、桂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中穿行。耀邦同志尽管已年过七旬,但每天都争分夺秒地工作。他边走边调研,甚至把吃饭的时间都用上,每天很晚休息。离开安顺后的几天里,耀邦同志先后听取贵州镇宁、关岭、晴隆、普安、盘县和云南富源、师宗、罗平县的汇报,沿途不断与各族群众交流,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他还在罗平县长底乡与苗族、布依族、彝族、汉族群众跳起《民族大团结》舞。2月7日傍晚,耀邦同志风尘仆仆赶到黔西南州首府兴义市,入住在州府低矮破旧的招待所。”看,胡耀邦同志曾经工作的场景真实生动,历历在目。

    温家宝表示,母亲对我的教育我是永远忘记不了的。因为我出生在1942年,恰恰是在抗战时期。我在她的身边知道了战争的苦难,知道了生活的困难,从而懂得一个人要如何献身给国家。

    我们有理由向这些不甘心屈服、力争合法权利的杭州高中生致以敬意。

    菜单上经常出现的错误的菜名是:宫爆鸡丁。其实,正确的写法应是“宫保鸡丁”,它的得名和清代丁宝桢有关。此人曾官封太子少保,被尊称为“丁宫保”。

    经济欠发达而敢于斥巨资奖励高考成绩不凡的教师,足见决策者“提高办学质量”的满腔热忱和巨大决心。但将办学质量的高低与考取北大清华的学生数对等起来,思维未免简单。更重要的是,奖励是一项政策性、导向性的工作,不能理解为一种荣誉或财物的简单发放。“以清华北大论英雄”一旦成为教学工作中的“政策导向”,成为广大师生的“价值观”,进而成为师生们“万众一心”的追求,其副作用不容小觑。

  早在1978年就已提出的语文教学“少慢差费”问题,迄今为止似更不尽如人意,其表现是:小学五六年的时间解决不了识字的问题;初中语文教学基本无目标可言;高中语文教育在应试背景下变了味,学生成了做题机器,教师自已的灵性与创造力遭到了压制与扼杀。

  爱国,在今天的孩子们心中是一个什么概念?广东某杂志最近对广州市1000名中学生的问卷调查发现,这些出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孩子对爱国有着独特的理解和诠释。他们认为,爱国不是一句大话、空话,应当有具体行动,比如,吃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西餐时要记得索取发票,以免国家的税收流失;学语言一定要先把母语学好;出国旅游、留学时

    2006年秋季,安徽省普通高中全面实施新课程,在此之前我们的九年义务教育早已实施新课程改革了。就全县、全省乃至全国来说,新课程给我们的教学带来多大的变化呢?你可以看看《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报》就知道我们的新课改现状如何了。身在其中,亲历三年的课改实践,又是班主任,对新课改我多少还是有一点发言权的,下面我摘三个事例来谈新课改的现状。

    晶报:如此看来,儒学复兴可以让中国人获得新的希望?

    其次,第一代语文名师以语文课堂教学结构的改革为重点,将自己对课堂教学目标、过程、方法的整体理解外化为课堂教学结构的安排、程序的预设乃至模式的构建。论及第一代语文名师,不能不提及那些建基于教学实践的教学程式,“几步几式”的模式总结成为20世纪80年代中小学语文教研的表述套路,似乎谁都想立一个山头,扯一面大旗。然而,大浪陶沙之后,真正在教学第一线那里引起反应的“教学程式”多属名师或名校所提。如上海育才中学创造的“八字教学法”(“八字”即“读读——议议——练练——讲讲”),江西南昌二中特级教师潘凤湘总结的“八步教学法”,钱梦龙提出的“三主四式语文导读法”,魏书生总结的“课堂教学六步法”等,不一而足。

    2.低产出——教师和学生发展不全面、不健康。畸形发展成为不少地方学校教育的一种常态。

    面对本刊记者“《纲要》实现预期效果的可能性有多大”的提问,更多的学者表示忧虑,感到“底气不足”,有的则表示“有总比没有好”。

    要点:“非兵不利,战不善”用否定句式排除异说,保证了后一分句“弊在赂秦”正面肯定的确凿性。事物之间的联系是复杂的、多方面的,单纯肯定“弊在赂秦”,并未排除“弊在兵不利”等其他因素,论述逻辑性受损。“或曰”句以设问呈疑,代读者提问,而径自作出回答,对论点进行了补充,从而把论述向前推进一步。两个分论点实际上是论证中心论点的两个论据,从“赂者”和“不赂者”正反两方面进行论证,容不得人反驳,加强了中心论点的严密性,增强了事理逻辑性。因为“赂”是主要的,“不赂”是次要的,所以不能颠倒顺序。

    繁衍生息,是一个民族生存的根本前提。父母对子女的悉心呵护,是人性的根本体现。让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获得最基本的安全感,体现了一个社会的基本良知。当一双双罪恶的黑手伸向花季少年,当本来应该受到全社会呵护的学生屡屡受到伤害,他们又怎么能相信社会公正,怎么去相信正义的力量?我们到底能不能为下一代撑起一把安全的“保护伞”?

    “材料有一个,但是思路有很多。”王立群说,如果考生能从常规思路中跳出来,运用“逆向思维”或其他思路,让评卷老师“耳目一新”,就能得到高分。“虽然成功的90%来自汗水,但是后天的学习不是万能的。”王立群说,考生也可以从评论家的角度写,或者从动物管理局的训练方法上写,甚至从培训班教练角度上写。

 

花儿为什么样教案

2019年04月17日 15:55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考研论坛2014
  • 京山县人民政府
  • 江苏预算员报考条件
  • 环卫工作计划
  • 江西三本录取时间
  • 考研专业课考试时间
  • 教师节的名言
  • 混凝土冬季施工规范
  • 科教文汇杂志社

  • 考试质量分析

  • 课外活动实习计划

  • 吉祥三宝父亲去世

  • 猴王出世课件

  • 湖北教师招聘

  • 济南事业单位招聘

  • 两集中两到位

  • 救护车打表计费

  • 经济贸易大学在职研究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www.ajjys.com 安吉研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