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办公桌上,有两张放大的彩色照片――照片上,几个西部贫困地区的学童,正咧着嘴,开心地笑。

    其次,关于教育理念,不得不讲到关于培养人才的理念,中国和西方在人才培养上有一个根本的区别,西方是讲成长,是以裸塑的质量主义为基础,是按照效仿自然的法则,按照受教育者的兴趣、志愿、选择,自然的生长,不受外界的干预。而中国教育理念的源头是塑造。塑造就是把受教育者当做一个原材料,把它放在一个标准的模具当中,放到生产流水线上,而生产出来规格毫厘不差的统一产品,这就是中国大中小高等教育特色。我们在人才培养理念源头上都存在问题。小孩接受父母的塑造,各类学校接受国家教育部统一标准的塑造,其结果就导致我们学校没有特色,学生没有个性、没有创造性,这就是根源所在。

    近年来,教师阅读,或者说教师不读书现象已悄然成为教育界及相关媒体争论的焦点。吴非在《课改需要爱读书的老师》一文中尖锐地指出:“中国不缺想做官的教师,缺的是爱读书的教师;中国不缺搞应试的教师,缺的是有思想的教师。学校能否成为名校,能否为民族培养合格人才,除了正确的教育方针以外,教师的素养是决定因素。”而阅读作为提升教师素养、丰富教师精神世界的必然渠道,却被许多教师日益疏离了。这是功利性价值观直接导致的。

    西安交大附中重视与国际同行间的交流与合作,先后与英国、美国、德国、韩国、新加坡、日本等十多个国家以及香港地区的知名学校建立友好联系,学校每年派遣近百名教师和学生出国参加国际访问、竞赛,进行教育交流,就共同关心的教育热点问题开展磋商活动,并选送多名高中学生到国际一流中学学习,交大附中的许多毕业生进入英国剑桥、牛津大学,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宾夕法尼亚等国际知名大学深造。2007年暑期,我校学生艺术团作为中国西北五省的唯一代表赴奥地利维也纳参加第二届国际青年音乐节,他们以精彩演出向世界展现了中国文化的风采,赢得广泛赞誉。

    而我们两国的关系也是如此,上海在美中关系的历史中是个具有意义的重大城市,在30年前,《上海公报》打开了我们两国政府和两国人民接触交往的新的篇章。

    一些地方官员错误地坚持“经济发展要看GDP,教育发展要看升学率”。时下,基础教育工作中仍存在“升学率出官位,升学率出政绩,升学率出名誉,升学率出奖金”的潜规则,升学率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牵挂着教师、学校校长、教育局长甚至分管教育的行政官员等人的名誉和政治、经济利益,应试教育不断升级。许多地方流行一县一两个重点中学,网罗全县“尖子”学生,资金、设备、师资全面向其倾斜。在教学上赶进度,一些学校八年级(初二)便上完了初中阶段大部分课程;在教学方法上仍以题海战术,“填鸭式”为主。中考、高考是一考定乾坤,而小升初考试却是一考再考,明考、暗考花样繁多,小学生应试压力已超过中考生,超过从前的小升初统考,国家法律、政策权威受到挑战。

    强制性与标准化的后果就是一切都是为了学习,一切个性都要让位于共性,创造力被扼杀。少年强则中国强,试问,一个没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的“合格人才”如何担任起振兴中华的伟大任务呢?不鼓励发展学生个性,又怎能使民族树立在世界民族之林呢?

    现实中的很多人(教师)喜欢以“辛勤的园丁”来比喻教师,但这种比喻的后果会是什么呢?众所周知,园丁的工作几乎按照其个人意志、审美观念进行操作,寻求的是人工的雕饰和整齐划一,有大量造作的痕迹。读过龚自珍《病梅馆记》这篇文章的人,一定可以看出龚自珍在《病梅馆记》一文中所描述的、所批判的恐怕正是我们广大教师正在做的,我们难道不为学生和教师感到悲哀吗?学生是园中的花、圃里的草,是祖国未来的栋梁之木。如果园丁只是辛勤地施肥浇水,让花草树木顺其自然、顺其天性地自由发育、生长,也许会生出一片森林来,但是,园丁手拿着锄、拿着刀、拿着剪……同样,教师往往按照统一的追求、统一的规格标准、统一的审美需要去耕耘,去铲除,去修剪。学生是被动的、被迫的,在“园丁”的照顾下,不允许有自己的自由和个性。这样,本想培育的所谓栋梁之材,砥柱之木,难免成为供人玩赏和摆设的盆景。即是说,在这一比喻的背后,反映出一系列的、至今仍很少为广大教师所意识到的问题。强调共性,以极端的共性来扼杀个性,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如果教师的工作像机械生产产品一样仅仅注意一个型号、注意一个共同的要求与标准,不是从千变万化的各个对象的个性出发来因人施教并注重学生个性的发展,那么,教师越是辛勤,其害处就越大。更何况,人本来就有各种各样的发展潜能,社会本来就有各种各样的需要,教育就是要从人的发展与社会的需求出发去建立自己的目标。而将教师喻为园丁往往使学生的潜能,学生的兴趣,学生的愿望都变得无足轻重了,许多学生在园丁的“修剪”下将童年时代的情趣、个性早早地磨灭了,消失了,在园丁的辛勤工作中,无数个性鲜活的学生被“塑造”成了整齐划一的“人才”。这不能不说是教育的悲哀、教师的悲哀。在呼唤创新的今天,教师的社会形象及社会作用,还仅仅只是园丁而已吗?

    “对于老师来说,自己不喜欢的领域,更要去了解,要跳出思维定势。很多平时想读却没时间读、平时不读却需要读的,都可以好好利用暑假进行恶补。”张国良打比方说,像美学、历史学、伦理学、哲学类的书,很多老师可能不感兴趣,但是不少课堂中的教育问题,或许在这些领域能得到诠释。而且,多涉猎自己不感兴趣的领域的书籍,会让老师的思路更开阔。

    3.思维能力

   站在黄花岗陵园的门口

    (二)点评

    四年前,缠绵病榻的钱学森对温家宝总理恺切陈词: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想到中国长远发展的事情,我忧虑的就是这一点。”

    均衡分配

    历史学类专业

  北京大学弃录重庆市“造假状元”何川洋,继而弃录该市另一名民族成分造假考生田中,事情至此似乎还没完,据7月6日《广州日报》报道,去年北大在重庆招录的24名文科考生中,有17名考生是获得过加分的,去年巫山县高考文科状元龚余因别人加分而失去上北大的资格。

    朱:我爱我的祖国,我深爱着,深爱着鲜艳的五星红旗

    其实教育部门究竟要用什么样的方针和思想指导办学?

    “精英的差异性应该是非常大的,个性很强烈、很张扬,不可能用一种模式去培养。而在我国,为什么要分重点班、普通班,进行分层教育,因为一切为了考高分,其他一概不管。其实追求的是一种同质标准,但实际上‘一白遮百丑’,被机械化训练出来的怎么会是精英?真正的精英不是成批模式化训练出来的,而恰恰是在复杂的环境中自由成长起来的。”康健说,同质教育法不符合教育发展规律、社会发展规律和人的成长规律。

    试题材料中的三个“也许”为考生提供了不同联想角度、思考空间,考生沿着任何一种思路联想。

    昨天的大会上,省教育厅厅长沈健指出: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对少年儿童身心健康造成了危害,不少学生体质下降、患神经衰弱、脊柱弯曲、近视眼等疾病。一些学生在紧张、压抑的心理状态中,缺乏自信心和进取心。在学校和家庭的压力下,一些少年儿童对学习、对学校、对教师、对家长产生了逆反心理,甚至酿成了一些悲剧。沈健还表态说,争取用一年左右的时间严肃治理学校办学不规范行为,确保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明显下降,不规范办学的现象明显减少,学校管理水平明显提升。在会议上,省教育厅负责人和全省13个地级市的教育局负责人签订责任书,强调教育主管部门、各中小学要做到:严格禁止下达高考、中考升学指标;严格控制学生在校集中教学活动时间;严格执行国家课程计划;严格规范考试和招生管理;严格禁止义务教育办学者的违法行为等“五严”规定。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1、如何贯彻实施素质教育,以人为本,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我们要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为契机,以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尊重学生个性,发展学生心智为重点,扎实推进素质教育,切实减少学生机械重复的课外作业,真正把学生从单一、枯燥、繁重的课业负担中解放出来,把教育教学活动向课外、校外延伸,把德育、智育、体育、美育与学生生活和社会实践结合起来,组织学生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和实践活动,让学生在主动参与中受到教育,愉悦身心,发展思维,培养浓厚的学习兴趣,形成良好的道德品质。如果我们的教师仍然抱着补课提高质量的想法,既不规范,又不合时代要求。今后,在不补课或少补课的前提下提高教学质量是探讨的重点问题。

    蔡智敏:学生读了很多文章,即使不算课外书,光是教材上的范文,几年下来学生也读了很多,但很多学生还是不会写作文。我们要好好反思这个问题。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最明显的一个就是读写未打通。学生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没有去思考它是怎么写的,思考它为什么好,好在什么地方。只是读了就过去了,到写的时候想不起来怎么写。所以教师应该引导学生在读的时候就想到写,要思考领悟作者的写作方法,这样思考得多了,脑中有了一些基本的框架,写作时自然就会下笔,而不会提笔时茫然四顾,大脑一片空白。因此,教师应该对学生强调,读文章的时候需要从写的角度思考,读写要打通。

    “感恩”是一种处世哲学,是生活中的大智慧。感恩可以消解内心所有积怨,感恩可以涤荡世间一切尘埃。人生在世,不可能一帆风顺,种种失败、无奈都需要我们勇敢地面对、豁达地处理。

    中国教师报:最近有学者提出,学生学外语的时间远远超过学语文的时间,外语对母语的冲击日益严重,建议在考试中降低外语的分值比重。对此您怎么看?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生活需要创新,科学需要探索,中国的艺术同样亟待注入新鲜血液。当代书法家在熟练永字八法后,迫切需要的便是对于艺术、人生、世界、宇宙的思考和感悟,同时也要有一股不媚俗的勇气。

    (3)诵读形式:范读或指名学生诵读,或分段分组集体诵读。让学生在读中疑、读中悟、读中品。

    乘着科技强军的东风,围绕信息化建设这一时代主题,以指挥信息系统和信息化武器装备建设为重点,不断加大信息资源开发利用力度,解放军炮兵部队在信息化建设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这么多下属教师集体赴宴,在这个‘被’时代里,不能排除‘被’自愿的因素。”杨成富撰文认为,无论这位领导有没有滥用权力,权力在现实生活中的重要性仍不言而喻。

    地方政府应当坚决落实党和国家的教育政策,确保对教育的投入逐年增加并达到要求,尤其加大对农村义务教育的投入力度,将有限的教育经费真正用到促进区域基础教育高位均衡发展上来。

    这次课程改革规模之大、进展之快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改革,不仅引起教育界而且引起了全社会的密切关注。

    杨锐说,去年10月份开始,他就开始准备《中国高等教育十年发展之怪现象》的论文写作,今年3月份,他曾就论文的思路与指导老师曹嘉晖沟通过。当时,曹嘉晖建议他“结合所学专业来写,不要写得太大。”

    2. 植物的水分代谢 渗透作用的原理 植物细胞的吸水和失水 植物体内水分的运输、利用和散失 合理灌溉

    素质教育要做得更好,应该从幼儿园和小学培养起,到中学以后知识技能的学习任务重,就有点儿晚了。大家都觉得我乐观、坚强,适应力强,这和我家庭教育影响有关。妈妈对我要求很严格,但父母都是豁达、乐观、不惧困难的人。我从初三起住校,养成了“遇到困难,只要勇敢面对、坚持下去,最后自己总能解决”的习惯。好的性格和习惯,应该是在很小时候养成的。所以,素质教育应该从早期教育、基础教育做起,而不是早早让小孩整天坐在教室里上课。

    在现代社会,口语交际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交际的内容与态度气质修养,不是靠简单的听说能力的培养就能够见效的,而必须有大量优秀作品文本的阅读吸收与发酵,腹有诗书气自华,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不然,单一的听说训练,就容易在技术层面作秀,流于轻浮浅薄虚假甚至恶俗。

    一位获奖的中学生说,能参加这样的活动很感激学校、老师,为他们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即使学习成绩不那么好,但在“科技创新的天地里”依然能受到尊重,辅导老师把他们看成了“宝贝”。他们在思考、创作的时候,很开心、很快乐,根本没有“分数、升学的威胁”。

    给报纸或杂志写一封信,提倡人们简单地生活。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文化书院院务委员会主席,中科院院士,中国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梵文、巴利文专家,作家。对印度语文文学历史的研究建树颇多。

    袁振国:首先要清楚什么是教育家,即对教育家的定义。我感觉,现在整个社会包括教育工作者,对教育家看得太神秘了。全社会有那么多的科学家、艺术家、作家,衡量起来没有那么多的苛刻条件。但是,一听说这是教育家,好像就要看出脸上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来。其实,教育家远没有那么神秘。什么叫教育家?我在书中指出,第一对教育有自己的想法、一些人做了多少年的教师,甚至干了一辈子,对教育却没有自己独特的理解,这不是教育家。第二,如果仅仅是有想法,没有任何实践和成功的例子,也不叫教育家,那叫教育思想家。我们有很多理论工作者,写了很多漂亮的文章,包括杜威写了很多文章,影响那么大,但是他自己搞教育没有成功,所以只能称之为教育哲学家、教育思想家。如果这个基础上形成了一定的风格,就是教育家。其实,有思想、有追求、有风格,这样的教育家在中国有很多,不是能不能有的问题。我们很多优秀的校长,优秀的教师完全称得上是教育家,而且是非常令人感动的教育家。一个人影响了那么多人,塑造了那么多的精神生命,这个贡献有多大,还不是教育家吗?出一个教育家不是多么不得了的事情,现实的课堂上可以走出很多教育家,这是一个基本的观点,就像并不一定获得诺贝尔奖才意味着成为科学家,得到中国科学一等奖才是科学家一样。

    这显然是个看似多此一举的问题。毕竟,在很多人看来,谈作文是无可厚非的,而谈理工,谈科学,根本就是枯燥的味如嚼腊。不过,笔者认为不能如此感性的来看问题。尽管道德精神的谈论有广阔的空间,但代表严谨与缜密的理工学科,同样应该有充足与丰富的话题,而现在世人对此漠不关心,恰恰说明了人们在科学精神方面受到了侵蚀,在科学素养上,存在着严重的不足。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基于语用学的语文教学模式将语用教学的三个原理——归纳起来就是“有理有据”原理应用于语文教学,给了学生一个学习语文的自主的理论武器,一个自我评价的基础工具,目的是让学生真正自主、自信、自律、自立起来,让师生在课堂教学中可以依据共同的原理和标准进行交流和沟通,让学生有兴趣,有感情地学习语文,把语文内化为自身发展的需求,坚决纠正了以记忆为主的语文学习方式,发展以记忆为基础,以思维为主轴的语文学习方式。

    学校参与推动暑期阅读

    “富人”,看起来是一个经济的概念,但事实上还是一个社会的概念,更是一个文化的、人的概念。我经常说,“富”而不“贵”,那只是“土豪”,而不是什么“富人”。真正的“富人”必须是“富”而且“贵”。这里的“贵”,就是有文化、有品位、有境界。

    2009年,网络流行词依然层出不穷,在吸引眼球之余,更如万花筒般映射出当下社会丰富多元、各种潮流冲突碰撞的面貌。网友发明的“被就业”一词新鲜生猛,讽刺高校虚报就业率的行为,更因此衍生出“被”字语系,例如职工“被全勤”,举报人“被自杀”,交择校费的家长“被自愿”,等等。而一个平素不登大雅之堂的“裸”字,也被引申出了新的含义。“裸婚”——不买房,不买车,不戴婚戒,不办婚礼,不度蜜月;“裸官”——家属孩子存款都在国外,一个人留在国内做官;“裸退”——干部退休后不再担任官方、半官方以及群众组织中的任何职务。

    在这里,我不想危言耸听,相反我觉得唯一可以挽救政府在高考屡屡碰到的舞弊事件,我认为只有重拳出击,不论是花多少物力,和惩罚多少官员,我觉得都是值得的,为了一下代在一种公平的教育制度下健康成长,不作为那是不行的。

    “三线并行”写作训练模式。这是扬州师范学院上世纪80年代编写的《中学作文教学设计》所创设的一种写作训练体系。所谓“三线并行”是指写作内容---写作手法---写作过程三线索的并列安排。第一条线索是“写什么”的由简到繁的序列---单纯的一事、一人、一景、一物、一番情、一种理,复杂的一事多人、一人多事、多人多事、由物及人等。另外两条线索是关于“怎么写”的:一条是写作手法---结构手法、表达手法等;一条是写作过程---立意、选材、结构、布局、表达、修改和思维能力。这个体系完全消解了文体中心论的作文教学观念,在把训练方向转向写作过程的同时,还将思维能力的训练纳入了作文训练的视野。

    古代传统的教育是反知识主义的,是愚民教育。近代中国人终于废科举开新学,引进西方一整套自然人文的教育科目。但是这种引进是片面的,我们真正要引进的不是技术,而是科学。科学才真正可以对抗愚民教育。科学有可能揭示出传统道德政治的虚伪性,因为科学有其独立标准,不受道德政治影响。教育完全由官方机构掌握,极大地限制了科学研究自身的独立性,把科学变为一种技术。

 

计算机辅助教学

2019年04月17日 15:54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加拿大住房危机
  • 科学九上作业本答案
  • 课外阅读文章
  • 经济师考试用书
  • 考研政治参考书
  • 考研政治真题及答案
  • 酒店策划方案
  • 江苏211大学名单
  • 江西警察学院图书馆

  • 考研政治押题

  • 李华林是谁秘书

  • 环卫工烤火被辞退

  • 湖南2011高考分数线

  • 看云识天气导学案

  • 技术创新的特征

  • 今年高考语文作文

  • 会议落实情况汇报

  • 江苏10自考成绩查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www.ajjys.com 安吉研训网